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車訊網 > 試駕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星爺與勁炫在南疆見聞 環繞塔里木盆地游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07月28日 09:00 來源:車訊網 作者:夏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往去新疆,我總走312國道/連霍高速,它們與古絲綢之路的北道,基本是同一途徑。玄奘法師去西天取經,走的就是這條路。絲路除了北道,還有南道。西寧到喀什的315國道,與絲路南道很接近,沿著它前往新疆,感受不僅更豐富,入疆后還能立刻踏上南疆環線。在這段路上,我時常有種進入時空隧道、回到遠古的錯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新疆旅游,有3個主題,第一是內地較為罕見的的自然美景,比如巴音布魯克、喀納斯、塔什庫爾干,第二是民族風情,比如喀什、庫車、吐魯番,第三是歷史,比如絲綢之路、比如沙漠中的那些古城——漢武帝時代開創的絲路,在敦煌以西分為南北兩道,南道走于闐(和田)、北道走龜茲(庫車),兩道最終在疏勒(喀什)會合,然后翻越蔥嶺(帕米爾高原)。我的行車路線,就是要把南道與北道各截取一段兒,構成一個圍繞塔里木盆地的環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進入新疆的4條公路中,從西寧出發,沿315國道入疆,是個很棒的選項。這條路比312國道/連霍高速安靜許多,景色也更為壯觀,是一條難得的自駕游佳線。315國道起點是西寧,終點是喀什,全長3063公里。不過,315國道出西寧后,走的是青海湖北側(下圖紅線),如果希望快一些,可以沿著京藏高速走,高速公路位于青海湖南側,走到在茶卡時,轉上一條名為S2013的一級公路(酷似高速公路),這條路從茶漢諾村開始與315國道平行,一直往西,途經烏蘭、德令哈,在一個叫小柴旦的地方,高速終結,沿著315國道上再往西,就是新疆了。因為青海湖南側走了很多次,這次行走,我選擇的是湖北側的315國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從北京出發時,走的是京藏高速,從凌晨3點到晚上11點,行車1950公里,過西寧后,在服務區睡了一會兒,天亮后繼續走,在湟源離開京藏高速,沿315國道,途經海晏、剛察、天峻,最后在茶漢諾村與高速公路會合(上圖紅線)。據說,京藏高速公路已經修到了格爾木——自駕車進藏10次,最不愿意走的是就是青藏線,太過平常,毫無刺激,至少比北京市區的道路,好走得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湟源開始踏上315國道,雖是國道,但路況很好,車輛稀少。唯一需要注意的,是別超速。—路上見到數個測速探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行車90公里,抵達海晏,這是一個非常規整的縣城,縣城西頭有個西海郡故城遺址。據說,西海郡起源于漢朝王莽時代,他派人來到青海湖,用計趕走當地羌人,建立政府機構,從此,漢朝擁有了東海、南海、西海、北海,版圖不斷擴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晏縣城西側10公里左右,是海北藏族自治州(海西鎮)。這一帶是個大草原,叫金銀灘。抗戰時期,大導演鄭君里率隊來此拍電影,在西寧任教的王洛賓隨團,在此結識了一位少數民族美女,王洛賓由此寫出《在那遙遠的地方》。那美女以后有什么故事不得而知,鄭君里與王洛賓后來的遭遇都很坎坷——前者因了解江青底細,文革時被關進監獄,迫害致死,年僅58歲;后者先是因為疑似共產黨被捕入獄,共和國成立后因歷史問題再次入獄(后來還有個3次入獄),好在1981年平反,活到1996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鄭君里與王洛賓來到金銀灘時,這一帶僅僅是個草原,1958年,草原上出現了一片建筑,叫國營221廠,是我國研制核武器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網上查到的資料,當時負責核工業的二機部(后更名核工業部)成立了5家工廠:除研發核武器的221廠外,還有272廠(衡陽,做鈾水冶純化)、202廠(包頭,做核燃料)、504廠(蘭州,做濃縮鈾)以及404廠(酒泉,做原子彈)。此外,還有3個鈾礦(郴縣711礦、大浦712礦、上饒713礦)。新疆富蘊縣的可可托海也有個很大的礦,對核武器發展亦有貢獻,聽說那里現在已經變成旅游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21廠已經裁撤,整個廠區交給地方,變成海北州州府所在地。當年的遺跡,仍有不少。作為游客,重點觀看的,是鎮內的展覽館,爆炸實驗場地都在偏遠的草原上,僅有殘垣斷壁等遺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著往西走110公里,是剛察縣。抵達縣城之前翻過一個埡口,沒記住高度,到縣城再看,海拔約3300米。縣城建筑多為藏區風格,整個縣城看上去十分整潔。周圍到處都是綠油油的草原,再加上正值油菜花盛開,分外漂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縣城內有座感恩塔,還有座倉央嘉措廣場——倉央嘉措是6世達賴,以寫詩著稱。23歲那年,因政治斗爭被康熙帝拿下,據傳在押往北京途中,于青海湖畔圓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駛出剛察縣城,公路有一段很靠近青海湖,在公路與湖的之間,鋪設著通往拉薩的鐵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比乘飛機來說,坐火車去拉薩,能欣賞到更多美景,所以,每逢暑期,北京到拉薩的車票非常難買。途中看到一列客車,裝飾得很有特色。有人把綠色涂裝的客車視為落伍與陳舊,恐怕也不見得正確——聽說領導人的專列就是綠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駛過天峻縣,翻過天峻山,公路開始往下走,逐漸進入柴達木盆地,海拔下降不少,進藏的鐵路線在公路兩邊,忽左忽右,來回盤旋,顯然是為了適應高度變化而修建了大量展線。此時路邊出現一座西王母石室——可能是西王母國女首領的居所。據說,西王母國在全盛時期的范圍,主要包括了今天的青海與甘肅。這個國處于母系氏族社會階段,與傳說中的西方女兒國是一個道理。在《穆天子傳》中,描述周穆王西行,會見西王母,結成聯盟,至于有關西王母與昆侖山的傳說,恐怕多數僅僅是個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西王母石室10余公里,看到了一條高速公路(茶德高速),沿著它一直往西,便是德令哈與小柴旦。這段高速采用分段收費,共有4次(烏蘭20元、德都35元、德令哈30元、飲馬峽30元),合計115元,里程約330公里。過德令哈不久,出現一個“外星人遺址”的牌子,路邊還有個標志物(下圖)。真正的遺址位于公路以南37公里處,于是去看。離開公路不久,有個景區大門,門票不算貴,但景區內限速15公里,且需原路返回——想到74公里的路程要用如此之慢的速度駕駛,頓生畏懼,加之聽說該遺跡并非真是外星人所造,于是放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德令哈后,路旁更加荒涼,有許多矮山,寸草不生,透著粗狂之美。公路筆直筆直的,伸向西方——那邊就是新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查詢車載導航,得知飲馬峽服務區為這條高速路上最后一個可以加油的地方,于是進入,將油加滿。當我寫到這里時,有位網友在我的上篇游記留言抱怨:新開通的G7高速服務區非常不完善,吃喝全無不說,還經常加不到油,看到數輛車因無油拋錨途中,等待救援。對此,我想說的是,既然單車外出游玩,就得隨時對自己負責,加滿一箱油大致能跑多遠,我想許多車主心知肚明。在這種地廣人稀的地區,必須隨時計算,確保自己能在斷油之前,抵達一個能買到油的加油站。就拿G7來說,我是在開通前夜駛上它的,當時我做了一個計算,哈密的駱駝圈子服務區距額濟納旗630公里,額濟納旗到內蒙臨河是650公里,在120公里勻速狀態下,我的勁炫一箱油能跑大約700公里,所以,即使新開通的G7全線沒有加油站,對我來說也無所謂,我所要做的,是途經額濟納時,離開高速,進城加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即使是人煙稠密地區,隨時計算所駕車輛的剩余里程,隨時了解前方加油站所在位置,也是有必要的。說到這方面,不禁夸一下勁炫——它的車載導航很好,信息很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往每次駕車外出,我都習慣自帶一個ipad,它的導航功能,往往強于車載導航。可這次從北京到新疆的1.3萬公里旅途中,這個ipad沒有派上用場,從出發第2天開始,它就被收入行李箱中,再沒打開過——全程都是靠車載——它的內置功能很強大,不僅是導航,還能上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油耗,這輛勁炫是2.0排量,無級變速器,當時速80公里時,發動機轉速約1500轉,儀表顯示油耗4.6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速100公里時,發動機轉速約1800轉,儀表顯示油耗5.7升。事后統計,此次新疆自駕游總里程1.3萬公里,加油花費5556元,折合每公里油耗成本0.43元,以此計算,百公里平均油耗7.1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程平均7.1升的油耗,是個令我很滿意的成績——這次旅程穿越了許多坎坷(比如瓦罕走廊)、爬了許多山巒(比如4700米的紅其拉甫),塔克拉瑪干沙漠與吐魯番盆地接近50度的氣溫,導致空調從早到晚火力全開,再加上我攜帶了大量行李,車子基本處于滿載狀態。凡此種種,都是加劇油耗的外因。如果我開一輛更大、更高的四驅越野車,加油花費勢必陡增。可問題在于,新疆的公路狀況很好,完全沒必要開大型四驅車(每次穿越羌塘,開得都是大型四驅車,油耗通常在15-20升之間),只要車的品質有保證,車的空間夠用,就行了。這樣一來,可以節省不少開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那些著名的四驅車相比,勁炫顯得很質樸,11.48萬元的起步價,使它成為性價比最高的合資SUV。我開的這輛,是2.0頂配,動力自然比1.6車型強,配置也有所提高,剛才說的導航是一方面,還有3個配置,是我很滿意的。第一是無鑰匙進入,每次跑長途,我都很希望車子有這個功能——車鑰匙可以永遠擱在口袋里,不僅便利,更是安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是一鍵啟動,雖然沒什么特別的,但確實很方便,也是為了不用掏鑰匙(跑長途與日常駕駛不同,有時容易遺忘,加上帶的東西多,掏來掏去,一旦不留神把鑰匙丟了,會很麻煩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3是后視鏡加熱。在青海境內,大半天都是雨中駕駛,尤其是途經剛察那一段,雨很大,多虧有后視鏡加熱,才確保視野清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勁炫比歐藍德小一些,開始我對空間略有擔憂,因為每次出門,我都習慣多帶行李,多得猶如搬家。但折疊后排座,安置好行李,鋪好床鋪,發現剛好夠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勁炫的優點并不止這些,在1.3萬公里的旅途中,發現它在許多方面的表現,都很棒,具體內容,在以后游記中慢慢道來。這一路上,遇到不少兄弟,比如在剛察,看到一輛來自寧夏的勁炫,一前一后走了許久,不知道這車的主人,是不是也要去新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飲馬峽加滿油,往西不久在小柴旦離開高速路,直到此時,我才找到一種旅行的感覺,而這里距北京已達2600公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« 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文瀏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車相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苏11选5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