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車訊網 > 試駕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伊蘭特到漢蘭達 記錄一位車主換車全過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03月08日 09:00 來源:車訊網 作者:夏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【車訊網 報道】一位20多年前的松花江車主,在2004年購買了伊蘭特。由于環保政策,2017年年初,他又換了一輛漢蘭達。本文所記,是此次換車的過程。期間的起伏、困惑與無奈,幾乎可以拍一部連續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位車主年過半百,從事文化經營工作,小康之家,在這里姑且稱其為途哥。途哥的第一輛車是松花江微面——既然搞經營,運輸需求自然不會少,松花江之類的面包車,正是物美價廉的好幫手。那輛松花江在途哥手中接近10年,行駛10萬公里,為途哥的經營活動立下汗馬功勞。說起面包車,順便多聊幾句:它在我國的起源是20世紀80年代初期,當時咱們從日本引進了微型面包車,國內數家工廠先后開始生產,比如天津華利、柳州五菱、哈飛松花江,由于經濟實惠,符合國情,微面在市場上大受歡迎。包括北京在內的許多城市,將其用作出租車,風靡一時。時至今日,微面也沒有真正落伍,有些品牌依舊保持著很好的銷量,比如五菱之光——當通用汽車面臨生存危機時,美國商業雜志《福布斯》認為五菱面包車或許可以拯救通用。(本文所有配圖均為資料圖,僅供示意。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4年買了一輛伊蘭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賣掉松花江的原因之一是業務走上正軌,無需再自備運輸工具了,此時,途哥決定為自己買輛舒服些的轎車,我就是在這時認識途哥的。當時曾陪著途哥去亞運村汽車市場,最初看過捷達,具體車型記不清,大概是捷達春天之類的,但隨便一看也就過去了——途哥畢竟是位有獨立思想的人,不會人云亦云。此時的捷達,雖在國內名聲顯赫,但在故鄉已停產10年,如此落伍,除非極為廉價,否而沒必要助其貢獻余熱。隨后又看了馬6,這車在當時令人耳目一新,但它的宣傳點與途哥的需求不符——高操控,彎道王。途哥想要一輛舒服的車,根本不打算在日常代步中激烈駕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著舒適的原則,途哥隨后看中了雅閣與君越。跑到店里一問,雅閣加價5萬元,君越無現車,具體等待時間未知。恰在此時,我試駕了北京現代即將投產的伊蘭特,把配置、內飾、動力與猜測的價格一對比,發現這車很不錯,便推薦給了途哥——當時我不知道途哥相中了雅閣與君越,這倆可都是中型車,按理說,打算買中型車的人,一般不會委屈自己,降級買輛緊湊型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我錯了。途哥對車輛的級別并不在意。看了我在報紙上的試駕報告(當時我為報紙撰稿),再到4S店觀察,很滿意。于是,分別在北京現代與上海通用(現改名上汽通用)的4S店下了訂金——誰家的車先到,就買誰家的。僅僅過了10余天,北京現代4S店來電,車到貨。就這樣,途哥成為伊蘭特車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途哥回憶,04年購買的伊蘭特,車價15.7萬元,隨后繳納購置稅、購買保險,上完牌照后約為17.5萬元(基本符合星爺發現的規律:車價×1.12=落地價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2004-2016年,這輛伊蘭特在途哥手中使用了12年有余,行駛里程22萬公里。在這些年里,一共有過2次修理,第1次散熱器漏水,更換新品;第2次是助力泵(或助力管)漏油,花費300元更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初,途哥一直在4S店做保養,使用到四五年時,有一次做保養,店家說需要更換助力泵皮帶,沒想到,新換的皮帶于次日斷裂。途哥懷疑新換的皮帶不是原廠配件,欲保留證據,店家卻悄悄將斷裂的皮帶拿走了。從此,途哥改為到保養店做保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迫于壓力開始考慮換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11月,國1、國2排放標準的車,將在工作日內不能駛入五環路的消息傳來,令途哥不得不開始考慮換車。但這一過程,延續了3個多月,如此緩慢,在于途哥不舍得換。伊蘭特雖已歷經12年,但內外一切完好,對于途哥來說,根本沒有更換的打算。途哥對伊蘭特是這樣評論的:它比單位里的桑塔納2000和捷達更好開,后者太沉,伊蘭特則很輕盈,開起來有種很輕松的感覺(記得有次采訪某位桑2000車主,他說該車優點是很有駕駛感,不像日系車,輕飄飄的。看來,真是各有所好,有人喜歡重一些,有人喜歡輕一些)。此外,這車發動后升溫很快,空調隨即能進入正常工作狀態,所需時間以及空調效果,均非常不錯。至于缺點,途哥表示車子本身無懈可擊,不滿意的地方主要是4S店,比如,說明書里寫著1.5萬公里保養一次,店里非得要求車主縮短為0.5萬公里。使用到4萬公里時,店里說需要更換火花塞,而保養手冊要求8萬公里才換。最可笑的是,同樣是在4萬公里,店家說必須更換離合器片,否則會有安全隱患,作為一個文化人的途哥,當然不會被這種毫無技術含量的威脅所打動,堅持不換,結果,直到轉手,行駛了22萬公里,離合器依舊完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商家追求利潤是理所當然的,但不能沒有底線,不能沒有道德,不能沒有廉恥。”很顯然,途哥對北京現代4S店極為不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盡管伊蘭特完好如初,但在環保政策的壓力下,途哥不得不換車。此時,途哥為新車定下的目標是:中型SUV,7座。選擇SUV是為了空間與通過性,選擇7座是為了全家人出門只開一輛車。事實上,此時的途哥已經有了目標:漢蘭達。之所以選它,源于駕駛的輕松、較大的空間,更主要的,是對豐田品質控制的信任。然而,令途哥沒有想到的是,廣豐4S店的人一臉傲氣:沒貨。想要車加價1.5萬元。這里所說的加價,并非如廣汽傳祺GS8那樣,明著要錢、連票都不給,而是變相加價——您只要在店里消費1.5萬元,用于裝飾即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途哥憤怒地轉身離去。說到這一幕,我本人有切身體會。去年夏季,我也曾打算買輛漢蘭達,也曾到店看車(當時為此撰文《品味漢蘭達》),但就是因為強制消費,放棄了——不是每個人在購車之后都要做裝修,我與途哥一樣,均屬原廠控,除了腳墊,不做任何裝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中型SUV的7座車型并不多,在接下來的3個月里,途哥放低了自己的條件,考慮了自由光、奧迪Q5、途觀L、冠道,一位友人還推薦了進口版的全新勝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當中,最讓途哥動心的,是自由光。車的外觀很漂亮,配置很齊全,不僅不加價,還能做18個月無息分期付款,到店試駕之后,更是好感倍增——動力很強,操控容易。諸多優點,令途哥十分滿意,幾乎掏錢下訂單。然而,在最后一刻,途哥想到吉普品牌在品質方面的諸多差評,雖然不是每輛車都會出毛病,但本著別給自己添麻煩的考慮,將其放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奧迪Q5與途觀L,并沒有像自由光那樣令途哥動心。畢竟,這倆車的后部空間都非常小,更主要的,是長時間開單位里的公車——桑塔納2000與捷達,對大眾車印象不佳,再加上周圍朋友中的大眾車主,屢屢吐槽故障太多,保養頻繁,使途哥很快將其排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段話可能有人不理解。大眾旗下的大眾與奧迪,在我國知名度很高,擁護者眾多,這是事實。大眾車這些年的進步,也確實相當不錯。但每個人感受不同,有人喜歡,就鐵定有人不喜歡。沒必要統一,更不可能強求。大眾旗下的車,品質并非完美,這是不止一位車主的感受。一位絲毫不懂車的友人抱怨:總聽說奧迪是高級車,于是買了一輛,想不到小毛病連續不斷,維修還特貴。類似抱怨肯定是個案,但我實在聽得太多了,早已習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另外,奧迪Q5入門級40余萬,與入門20多萬的哈蘭達同時考慮,可能也會引起一些人的疑惑。事實上,每個人的價值觀不一樣。途哥對車,屬于那種很不在意的人,僅僅將其視為一個工具,再加上人到中年,經濟能力不錯,多花點錢或少花點錢買個車,都是無所謂的事兒。這一點,從12年前同時看中伊蘭特與君越、雅閣,就能看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途哥最后考慮的,是冠道。這是一款比較新的車,本田的品牌口碑相當不錯,12年前途哥就曾看中了雅閣。但這一次,面對造型靚麗的冠道,途哥卻退縮了。設計師可能太注重外觀,以至于后備箱空間被壓縮,與途哥的期望值嚴重不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觀與內在,有時確實矛盾。這就跟找對象一樣,想找一個相貌、性格、人品、見識,均呈正比的媳婦或老公,實在難如登天,有的人相貌極美,但性格不美,難以伺候。確實有不少人買車時很注重外觀,但在外貌與內涵之間,途哥看重的是內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友人推薦的勝達,雖然是進口版,價格也不算貴,途哥擔心日后按排量納稅,再加上對現代4S店的不滿,沒做過多考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這樣,轉了一圈兒,途哥很沮喪地發現,還是心目中最初的目標:漢蘭達,符合自己的需求。當我得知途哥的最后決定時,不禁想起很多戀愛故事,好像很類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最終決定購買漢蘭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決定購買漢蘭達之后,途哥走訪了2家4S店。其中一家的條件是強制消費1.2萬元,出庫費300元,必須在店內買保險,必須委托店家辦理上牌照手續。另一家的條件是強制消費1萬元,出庫費500元,協助辦理伊蘭特報廢另收1000元手續費,至于保險和上牌照,與前家相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慢慢排隊,就可以規避強制消費,眼瞧著伊蘭特已經不能駛入五環,無奈之下,懷著道光皇帝在《南京條約》蓋印時的心情,途哥與店家簽了約、付了款。店家表示最快1個月能提車,沒想到,簽約后第5天,便接到電話通知提車。據此,途哥猜測,所謂貨源緊張,想盡快提車必須多消費,很有可能是人為制造的假象——眼下已經不見的是產能不足了,而是臭名昭著的饑餓營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途哥購買的,是指導價29.48萬元的四驅豪華7座款,白色另加2000元。其它費用包括:出庫費500元,強制消費1萬元,代上牌照勞務費1000元,強制險+車船稅+商業險9831元,店內玻璃保險591元,購置稅2.5萬余元,伊蘭特折價1.2萬元,辦理伊蘭特報廢手續費1000元,最后支付店家33萬4199元。據途哥介紹,店家坦言伊蘭特并未報廢,而是轉往外地銷售。至于強制消費的內容,是貼膜,安裝行車記錄儀、前后雷達和發動機下護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雜七雜八的手續費、勞務費,再加上諸多強制,使得整個購車過程,令途哥很不爽,但提車之后的使用感受,多少有了一些彌補——它的空間比伊蘭特大了很多,7個座位實現了只開一輛車的愿望,至于動力,更令途哥心滿意足。畢竟,漢蘭達是途哥很滿意的一款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事實上,途哥與我對眼下這款漢蘭達有個共同的看法:外觀和尺寸都不如上代漢蘭達,比如前臉,需要一個時期的適應,再比如寬度與高度,收縮的有些不像話。我本人更是對其配置很不滿意,售價已達29萬元,依舊沒有后視鏡加熱與雷達。這兩樣東西對安全,我認為非常重要。當然也有好的一面,現款漢蘭達增加了四驅,如果再遇到“漢蘭達坡”,估計就不會尷尬地望坡興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許有人疑惑:如此苛刻的條件還要答應,豈不是自賤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可選余地很大,自然沒必要助紂為虐。問題在于,空間大、7座、品質好的中型SUV,并不多見。我本人下一輛車的定位也是如此,故同樣選擇了漢蘭達,但因接受不了店家的苛刻,將其放棄,至今也沒找到合適的車型。好在對我來說,有沒有車無所謂,沒有合適的,不買便是。途哥的日常生活需要車,只好忍氣吞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這個故事可以看出,我國汽車市場看似競爭激烈,但實際上,很大程度仍處于賣方市場,消費者所能掌控的空間并不大。美國在幾十年前就實現了定單生產,買車人可以自行選擇配置與顏色,我國至今也沒能進化到這一步,只能是廠家提供什么,咱就買什么。貨色稍微好一些,比較受歡迎時,店家便趾高氣揚。雖說這局面肯定有時效性,但在眼下,恐怕一時半會兒難以解決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《星爺說車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星爺—汽車使用愛好者、汽車媒體評論人。1988年開始駕車周游列省,至今不輟;2001年開始為媒體做汽車評測,閱車無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星爺從不單純迷信汽車品牌,更不盲目崇拜汽車動力,秉承汽車是工具的簡單思想,把汽車的功能發揮到極致。物盡其用是星爺最大追求。《星爺說車》實乃休閑茶館,汽車生活,駕駛心得、旅行感受,凡與車相關的話題都將在“茶館”與大家分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點擊下圖即可進入《星爺說車》專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關到寶豐 星爺與新海馬S7行走滇緬路之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車相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苏11选5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