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車訊網 > 試駕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草率打輪極危險 從賓利撞小面談方向控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12月15日 00:00 來源:車訊網 作者:夏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車訊網 報道】在交通事故報道中,經常會出現這樣一句話“猛打輪躲避”,這句話的后面,通常會伴隨著汽車失控,至于失控結局如何,就不一定了,多數不會太樂觀。事實上,草率打輪,不僅很難規避眼前的危險,還很有可能把自己置身于更加危險的境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話題的起因,是一輛賓利撞上了一輛微面。當時微面正在左轉彎,直行的賓利猝不及防,盡管路權的原則是轉彎讓直行,賓利有優先權,但撞擊后的賓利失控,墜入河中,駕車人遇難,釀成悲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對這起事故,有人指責賓利速度過快,究竟有沒有超速,恐怕得由交管部門鑒定,但我對微面的舉動,更加憤慨。包括北京城鄉結合部在內,全國諸多中小城鎮,開車猶如走在自家田頭,想怎么走就怎么走的風氣,非常普遍。絲毫沒有交通法規的概念——這輛魯莽的微面,便在此例。我不知道撞擊它的賓利,是賓利中的哪一款,即使按賓利中最便宜的飛馳來看,入門級車型自重也得是2.4噸,至少比微面重一倍。如果賓利當時是用正面撞擊微面的話,則占據了相當大的優勢,甚至可以做到車內人員毫發無傷。2015年南京的“寶馬撞馬自達”一案,正是如此。然而,賓利在撞擊后失控并墜河,人員罹難,微面司機反倒僅為受傷,這樣的結果估計會令許多人感到困惑——至少從畫面看,賓利沒有特別明顯的打輪跡象,究竟為何失控呢?毫無疑問,事故原因需要交管部門的判斷,我等無需妄加評論。在這兒,僅僅是有感而發,就比較普遍的由于打輪而造成的失控,議論幾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交通事故報道中,經常會出現這樣一句話“猛打輪躲避”,這句話的后面,通常會伴隨著汽車失控,至于失控結局如何,就不一定了,多數不會太樂觀。如果汽車的時速只有20公里且旁邊無人無車,猛打輪倒還無所謂,但車速在40公里或更高時,打輪速度太快,就有可能產生失控。道理很簡單,達到一定車速時,動能會大于前輪與地面的摩擦力。如果一邊兒踩剎車一邊兒猛打輪,失控的可能性會更大些,因為重心前移,后輪與地面摩擦力下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當危險突然出現——比如毫無征兆地竄出一輛自行車、一輛汽車,有人會下意識地打輪躲避。這樣做無疑更加危險。危險之一:瞬間猛打輪,多半來不及觀察自己的左右,如果有車,難免剮蹭,甚至被撞。危險之二:車輛有可能失控,結局難以預料。事實上,諸多案例早已證實,在一定速度下草率打輪,不僅很難規避眼前的危險,還很有可能把自己置身于更加危險的境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了解到這一層,就應該樹立這樣一個觀念:當車速較快時突發意外,唯有緊緊握住方向盤,用腳掌而不是腳尖踩死剎車踏板,并把全身的力量壓上去。在沒有把車速降下來、并對左右進行觀察之前,不可打輪——此時打輪,跟自殺沒什么區別。當然,做到這一點確實有點兒難,因為任何一個人,在面對危險時,多多少少會有躲避的動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相信會有人質問:距離太近,不猛打輪就撞上了怎么辦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兒跟您分享2個故事,都是我本人的親身經歷。第1個,在一條筆直的公路上,前方出現一輛拖拉機,它的行駛路線很靠邊,不在我的正前方,沒想到,當我行駛到距它只有幾米時,它突然向左打輪,眼看就要相撞,我瞟了一眼后視鏡,發現后方沒車,便立即向左打輪避讓,幸運地躲了過去,但車身隨即出現側滑,我立即靠打反輪抵消車身的滑動,通過大約三四次“搶輪”,終于重新控制了汽車。事后回憶,當時我的時速約為80公里,如果是100公里、120公里,沒準兒會翻入路旁的水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2個,也是一條筆直的公路,一輛貨車停在路旁,似乎是在換胎,距其約三四十米時,一條輪胎突然轱轆到我的正前方,余光告訴我,左側車道里有車流,于是,我繃直右腿,抬起臀部,用最大力量踩住踏板。與輪胎碰撞時,車速已將降到非常低了,僅僅是很輕微的碰撞。如果當時我打輪,說不定會被后方來車撞上,不僅責任在我,且受損程度可能更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兩個故事中的第1個,靠的是相應的駕駛技術——如果您能找到一個適宜場地的話,不妨操練一下,把車速加到40公里猛打輪,此時車尾會滑動,往左滑就往左打輪,往右滑就往右打輪,循環一兩次,您就能奪回控制權。練熟后,再把車速逐漸升高,比如50公里、60公里,別超過前輪極限即可。事實上,在第一個故事當中,我為了躲避拖拉機,打輪幅度較大,如果幅度不大,打輪后迅速回輪,根本不會出現側滑。在汽車評測項目中,有個“麋鹿測試”,就是考察汽車能在多大的速度下,安全地緊急變線。但要注意,在打輪幅度不大的躲避中,動作要領是“推”方向盤,而不是“拉”,因為“拉”不容易控制力度,有可能釀成失控。比如,向左緊急變線,用右手推方向盤,隨即用左手往回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個故事中的第2個,真心不敢打輪,打輪基本上就是找死,只能踩住剎車,聽天由命。我當時遇到的,僅僅是一條輪胎,問題不嚴重,即使面對著的是一輛汽車,也只能如此。在危險無法避免的情況下,能做的,是盡可能降低受損程度。畢竟,汽車的正面是最結實的,用自己最堅固的地方,與之撞擊,總比打輪,讓自己的左前角或右前角去撞擊要劃算。泰坦尼克號沉沒之后,有研究者嘆息,如果當時輪船不轉舵,直接撞擊冰山,也許不會沉沒,或者說不會那么快沉沒。因為艦首的結構非常結實。但事實上,那艘巨輪轉舵了,用側面的鋼板與冰山剮蹭,蹭出一個個裂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管是輪船,還是小汽車,保護自己的,是結構,而不是表面覆蓋的鋼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如果遇到意外,把控住方向,切勿草率打輪,非常關鍵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《星爺說車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星爺—汽車使用愛好者、汽車媒體評論人。1988年開始駕車周游列省,至今不輟;2001年開始為媒體做汽車評測,閱車無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星爺從不單純迷信汽車品牌,更不盲目崇拜汽車動力,秉承汽車是工具的簡單思想,把汽車的功能發揮到極致。物盡其用是星爺最大追求。《星爺說車》實乃休閑茶館,汽車生活,駕駛心得、旅行感受,凡與車相關的話題都將在“茶館”與大家分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點擊下圖即可進入《星爺說車》專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關到寶豐 星爺與新海馬S7行走滇緬路之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車相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苏11选5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