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車訊網 > 試駕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駕車環島10日游 臺灣自由行之游記下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07月29日 00:00 來源:車訊網 作者:夏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車訊網 報道】臺灣自1987年解除戒嚴后不久,人們便能自由自在地來到大陸旅游。而大陸居民前往臺灣旅游,卻是從2008年才開始的,最早僅僅是團隊游,存在諸多限制,令我對其沒有絲毫興趣。直到有了真正的自由,這才抽出幾天時間,去了一趟。這次旅游沒有重點,僅僅是駕車簡單地環島兜了一圈。在游記的上篇,行走路線是桃園、臺北、基隆、臺中,游記下篇將從臺中開始,行走臺南、高雄、臺東等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第6天:鹿港、臺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觀看地圖時發現,臺中市區西部不足30公里的地方,是鹿港。羅大佑那首經典的歌曲立即回響耳畔,遂決定前往臺南之前,先繞一點兒路,去趟鹿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真是沒多遠,一會就到了。剛一進鎮,立即感受到古樸,與剛才的臺中反差較大。鹿港緊靠臺灣海峽,它的西面,190公里處是金門,230公里處是廈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羅大佑在《鹿港小鎮》的第二句,就提到了媽祖廟。這是一座香火非常旺盛的廟宇。把車停好,直奔媽祖廟——也就是天后宮。臺灣與大陸不同,寺廟、自然風景區等,都不用買門票,而在大陸,自然風景的門票,往往特別貴,基本上都是百元起步,而且還得把自己的車停在數公里以外,乘景區車進入,當然,必須另行支付幾十元的車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后宮里,果然有許多燒香的人。這一點與羅大佑在歌里唱得完全相同:“在夢里我再度回到鹿港小鎮,廟里膜拜的人們依然虔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后,就是媽祖。史上確有其人,時間是宋朝,地點是福建莆田湄洲島,人物叫林默。據說這位林姑娘樂于助人,經常幫助海上漁民,后被逐漸神化,從最初宋高宗冊封的“靈惠夫人”,到元世祖冊封的“護國明著天妃”,到了清圣祖時期,已經是“天后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后成為東南沿海一帶的人們,普遍信奉的神。天后宮的數量雖多,但湄洲島上的天后宮無疑分量最重。在臺灣,鹿港天后宮里的媽祖神像,是康熙朝時,由施瑯從湄洲島迎過來的。據說,這座神像是全臺灣唯一從媽祖故里請來的,所以,鹿港的天后宮,在臺灣數百座天后宮中,地位最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與輕松的流行歌曲不同,羅大佑的歌曲往往會帶有較深的內涵。就拿這首《鹿港小鎮》來說,據說羅大佑本人在寫歌之前,根本沒來過鹿港,他不過是以鹿港舉例,闡述經濟發展與傳統保持的一些觀點。歌中唱到的“臺北不是我想像的黃金天堂,都市里沒有當初我的夢想。”從側面表現了30多年前臺灣經濟高速發展時期,城鄉差異日趨加大、人口過分集中的負面景象。一陣喧鬧之后,家鄉的人們得到他們想要的,卻又失去他們擁有的——這幅畫面,目前正在大陸重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歌曲最后幾句話,我至今記憶猶新:“門上一塊斑駁的木板刻著這么幾句話,子子孫孫永保佑,世世代代傳香火。”既然臺灣已經支付了學費,其間的經驗,咱們就應該汲取,如果不肯鑒戒,非要自己再嘗試一遍,未免有些太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天后宮周邊的街道,非常值得逛逛,攤檔無數,小吃眾多。這里面,能看到不少很有歷史感的店鋪,仿佛時光停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不僅是店鋪,連街上的汽車,都能讓人找到從前的記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大街后面的小巷子,猶如北京的胡同,兩輛相差20年的車,擺放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臺灣小鎮上也有派出所,它的上面是警察局。派出所一詞源于日語,指的是任何一個機構的分支機構,但在中國,自1950年開始,成為警察機構的專用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在鹿港隨意游逛時,看到一個非常狹窄的巷子,叫摸乳巷。意思是太窄,兩人交錯時,可能會有身體接觸。沒帶尺子,無法測量其寬度,只好大致估算,約為60厘米左右,北京珠市口附近也有條類似的窄巷子,最窄處40厘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離開鹿港,開始南下,直奔臺南,這段路大約140公里,路上經過了云林和嘉義。過嘉義不久,路上出現了一個北回歸線標志,據說我國一共有10個這樣的標志,3個在臺灣,7個在大陸,上次駕車從漠河到三亞旅行時,途經汕頭,曾看到一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臨近臺南市區時,沒有直接進城,而是往西走,去了靠近海邊的安平古堡,這里是的臺灣最古老的城堡,建于明朝末期。當時,荷蘭人對外進行貿易擴張,先是來到葡萄牙人居住的澳門,沒占到便宜,便北上來到福建沿海,占據了澎湖,明朝派出軍隊與之談判,荷蘭人勢單力薄,只好撤退,但他們并沒走遠,而是來到了臺灣,在此建設了城堡,當時叫熱蘭遮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荷蘭人的目的是貿易,占據臺灣后,這里成為大陸、日本、東南亞的貿易中轉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荷蘭人占據臺灣的歷史并不長,不到40年,后來,鄭成功向荷蘭人發動進攻,收復了臺灣。這座城堡從此成為鄭成功的王城,并將其更名為安平城。事實上,荷蘭人在臺灣期間,曾在大陸沿海與中國軍隊發生過不止一次戰爭,但均以中國獲勝告終。這段歷史,與200多年以后的鴉片戰爭,形成鮮明對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到了康熙朝,朝廷從鄭氏家族手中接手臺灣,這座城堡成為軍事設施,不再是臺灣的政治中心了,政治中心搬移到了現在的臺南市區。400多年前的城堡,如今只剩下一堵圍墻。更多的墻磚,已經在清朝后期,拆遷到附近建了一座炮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現在安平古堡內的高臺與房屋,是日本占領臺灣時期修建的,用作海關宿舍。至于旁邊的觀景塔,則是1975年才建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站在觀景塔上,可以看到東側4公里處的臺南市區。此處西北方向,有個臺江國家公園,是臺灣本島的最西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荷蘭人在海邊修建了熱蘭遮城之后,在城的東面興建了普羅民遮街,并在附近修建了普羅民遮城,該城又稱赤崁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現在所見的赤崁樓,是清代所建。樓前有9座清朝遺留下來的石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院內有文昌閣、海神廟、澎壺書院等建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懸掛著赤崁樓匾的建筑,其實是海神廟。屋內除神像外,還有一尊塑像,看介紹得知,是日本占領臺灣時代的最后一任臺南市長,據說這位市長比較注重歷史文化,赤崁樓、孔廟的保留,都與他有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這匹石馬據說原本是鄭成功墓前的石像生。鄭成功死后,葬于臺南洲仔尾,墓地在林爽文起義中被毀,兩匹石馬中的一匹,后來被安放在了這里,另一匹在洲仔尾的天后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石馬附近是澎壺書院。是清朝光緒年間的建筑,落成8年后,臺灣割讓給日本,現在僅存一個門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進門后看了半天,其實都是清代建筑,明朝時荷蘭人留下的建筑,只有紅磚壘砌的基座及一個入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赤崁樓往南,不遠處是開山路,這條路上有座鄭成功廟。鄭成功從荷蘭人手中收復臺灣的故事,家喻戶曉。在清朝,臺灣將鄭成功視為開山圣王,建廟祭拜,臺南的這座廟,是數個鄭功成廟中,規模較大的,也叫延平郡王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鄭成功是福建南安石井鎮人,父親鄭芝龍是個商人兼海盜,頗具實力,經常來往于福建與日本長崎之間,并在長崎迎娶了一位當地頭人的女兒,鄭成功便是這樁跨國婚姻的產兒。明清交替之際,鄭芝龍投降清朝,其日本夫人在清軍來到家門口時,自殺殉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再往后,鄭成功發兵攻打臺灣,擊敗了荷蘭人,幾乎是與此同時,清朝政府將鄭芝龍全家老少三代11人,在北京斬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上學時,曾聽老師說臺南鄭成功廟前,有一副對聯,寫得非常精彩,對聯內容記憶猶新:由秀才封王,主持半壁舊江山,為天下讀書人頓增顏色;驅外夷出境,自壁千秋新事業,語中國有志者再鼓雄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今天,終于有機會來到臺南鄭成功廟,我迫不及待地想目睹那副學生時代就會背的對聯,遺憾的是,轉了幾圈,也沒能找到。究竟是我的老師授課有誤,還是原本有的對聯除掉了,我沒能弄明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臺南郊外,還有一個古跡叫億載金城,是臺灣第一座西式炮臺,清朝光緒年間構筑,所用紅磚,正是拆除安平古堡外墻所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這座炮臺里的建筑保存不錯,環境很幽雅,與距離不遠的安平古堡的熱火朝天,反差很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昔日真正的大炮已經蕩然無存,目前只是擺放了一些仿制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作為臺灣歷史最為悠久的城市,臺南的很多街道,都值得走走。比如,安平古堡旁邊的安平老街、赤崁樓附近的民族路三段,等等。一個是古韻十足的街巷建筑,一個是獨具特色的大小店鋪,各色小吃,更是不容錯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與臺北不同,臺南似乎可以隨意把車停在路邊,開始我很擔心,怕被貼罰單,觀察了好一陣,發現當地司機都這么停,于是我也停了一會兒,雖然沒有看到罰單,但我至今仍認為這么做是錯的。之所以想停車,是看見一家店鋪門前排著大隊,招牌叫富盛號,看店面就知道可能是家老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店里賣的東西叫碗粿,當聽當地人的發音似乎是“挖貴”。其實到最后我也沒弄明白這“挖貴”到底是什么,感覺像米粉與豬肉的混合物。味道還可以,起碼沒有討厭的感覺。事后才知道,它是臺南最有名的食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附近還有個春卷店,人民幣8元一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隨后又看到一家牛肉湯店,看到食客們排著隊,估計又是個老字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不知道這位面帶儒雅之氣的人,是不是店主,任憑店外眾人的等待,不緊不慢,認真操作。類似神情在東南亞很多地方都曾見過,新加坡最多,透著一股悠然。相比之下,咱們的小攤主們,總是顯得有些凌亂、匆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一碗“挖貴”,一個春卷,外加一碗牛肉湯,肚子已經徹底飽了,此時又看到50年歷史的粽子,立即想起鄧麗君唱的《賣肉粽》,可惜實在吃不下,這東西涼了又不好吃,只好做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在臺南街頭,還看到數家火雞飯,大份折合人民幣9塊錢,這價格簡直令我垂涎三尺。北京街頭隨便來個蓋澆飯,通常得15元,即使到城鄉結合部外地人聚居的村落,也得10元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我只在安徒生童話里見過火雞,于是進去一探究竟,柜臺里是個熱情的小姑娘,毫不羞澀地向我介紹了火雞飯的構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出門駕車離去,剛走幾步,又見一群人圍攏在一家店鋪門前,估計又是個什么好吃的東西。友人們出門,一般提前數月上網查攻略,我則喜歡隨遇而安,遇到什么吃什么,看到什么算什么。通常來說,只要是當地人聚集的地方,排著隊,就不會太差。比網上的攻略更靠譜,且價格低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臺南有很多這樣的小巷,透著很古樸,與剛剛看過的鹿港小鎮,很是相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入夜后,找到一家汽車旅館,住下了。今天看了2個古城,一個鹿港,一個臺南。我覺得,如果只為尋求一種感受,臺南是臺灣之最,對于游客來說,它比臺北更有價值。這座不大的城,有著太多值得看的古跡,值得散步的街巷,值得品嘗的美味。臺北之大、之繁華,有些令人無所適從,臺南則給人以親切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« 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文瀏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車相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苏11选5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