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車訊網 > 試駕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駕車環島10日游 臺灣自由行之游記上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07月27日 00:00 來源:車訊網 作者:夏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車訊網 報道】臺灣自1987年解除戒嚴后不久,人們便能自由自在地來到大陸旅游。而大陸居民前往臺灣旅游,卻是從2008年才開始的,最早僅僅是團隊游,存在諸多限制,令我對其沒有絲毫興趣。直到有了真正的自由,這才抽出幾天時間,去了一趟。這次旅游沒有重點,僅僅是駕車簡單地環島兜了一圈,因為是第一次,只是泛泛看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鐵路發達的地方來說,自駕車并無優勢,比如日本,絕大多數地方乘火車遠遠勝過自駕車。但如果去的地方大都遠離鐵路線,或者說鐵路不夠便利,自駕車便應成為首選。出發之前,簡單了解了一下臺灣的交通,發現其公共交通便利性很一般——特指我的目的地而言,于是決定駕車。事實證明,此舉很正確,盡管整個行程只有10天,但去的地方實在不少,不僅將臺北、臺中、臺南、臺東,以及高雄、花蓮、基隆等數個地方匆匆一瞥,就連臺灣島的東、南、西、北四極,以及中部的山地,也走到了(下圖中紅線為行車路線示意圖)。而后者如果依靠火車、公交車,是很難順利抵達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1天:北京到桃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臺灣需要2個證件,先在公安局網站上做預約,很快就能辦好赴臺證,然后在一家旅行社網站上,按要求提交資料,2周后拿到了入臺許可。接著就是買機票,然后去機場,3個小時后,飛機降落在位于臺灣桃園的中正國際機場。臺北在機場東側,大約40公里的地方。說起來臺北距離北京真是沒多遠,看地圖,緯度跟泉州差不多,比從北京去三亞近幾乎1個小時。臺灣的行政中心,最早是臺南,臺北是在清朝末期才取代了臺南地位的。許多游客下飛機后直奔臺北市區,但我不想,機場所在地桃園縣境內,有大溪古鎮與慈湖陵寢,這兩個地方我都想去看看。所以,第一天我決定在桃園下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機場后,往桃園市區。一路上,路口眾多,依靠導航儀,再參考路標,并沒有遇到困難。臺灣與香港相同,至今仍在使用繁體字,好在小時候經常看家父的藏書,常見的繁體字都能認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陰沉沉的,還時常飄些細雨。路上車很多,但大家的速度都不慢,基本上還算井然有序,很少見到左右并線、喇叭催促等情形。類似和諧場景在很多地方都能見到,究其原因,其實就一句話——交通在于流動。路上有100輛車,大家都以同樣速度駕駛,就不會有問題,如果有10輛車的速度比較慢,低于整體流動速度,就會對其余的90輛車構成干擾;如果有30輛慢車,那就更糟了,因為剩余的70輛車很可能會通過左右并線排除干擾,這樣一來,整體流動的效率便會下降——大陸包括北京在內的很多地方,都有這個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路上所見的街道都很樸實,廣告牌子顯得非常雜亂。不久看到了永和豆漿。據說它起源于國民黨老兵在新北市永和區擺攤賣油條、豆漿,1995年前后進入大陸,當時北京開了好幾家。這次原本想看看臺灣的永和豆漿店,與北京有何不同,無奈接下來每天都遇到了一大堆好吃的東西,竟然將其遺忘,直到9天后回到桃園機場坐進飛機,才把這事兒又想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頓好住處,雨更大了,忽然發現不遠處有個小飯館,雖天降大雨,但進進出出的人不斷,估計是個不錯的去處,于是跑了過去——我一向推崇自助游,且很少閱讀攻略,喜歡由著性子亂跑,隨便看,隨便吃。根據經驗,在當地人聚居的地方,只要是人多的飯館,通常都會有很棒的收獲,價格低廉、味道一流,比網上攻略的推薦更有價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進門后得知,它叫永川牛肉面,是家川味面館。我不喜歡吃辣,來碗不放辣椒的牛肉面便是。端上來看,里面有大塊牛肉,數量真不少,且肉質鮮嫩,湯燉得更為出色,味道超級棒。一碗面折合人民幣20元,比北京便宜。我們單位樓下食街的牛肉面館,16元一碗,但只有3塊非常苗條的肉,湯僅僅是白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吃到一半抬頭看,墻上有個介紹。原來這家店是祖籍四川省永川縣的兩位老兵開得。事后得知,這家店在當地很有名氣。不禁感慨,有些店鋪在網上風頭強勁,傳言吃碗面得提前幾個月預定,不知是真有某種神奇,還是僅為炒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第2天:慈湖、大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此次旅游完全靠駕車,無法接觸臺灣的公共交通,略感遺憾。很早就聽說臺灣的捷運系統不錯,近年來新增加的高速鐵路更是以廉價味美的快餐著稱。為稍作彌補,一大早跑到旅館附近的火車站觀察一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臺灣面積3.6萬平方公里,是北京面積的一倍多,大部分地方都是山,比如中央山脈、玉山山脈、阿里山山脈,等等,人口大都集中在地勢較為平緩的西海岸,從最北的基隆,一路往南,是臺北、桃園、新竹、苗栗、臺中、云林、嘉義、臺南、高雄。高雄再往南,人煙逐漸稀少。所以,它的主要鐵路線也在西海岸,將上述城市連為一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時刻表來看,車次較為密集,車廂結構類似咱們的地鐵。在咱們的觀念里,城市之間的軌道交通,應該是正二八經的“火車”,地鐵那種以站立為主的車廂,僅僅是城市內短途運輸所用。可在這里,桃園到新竹、桃園到臺北,已經是跨越城市了,但車廂內依舊是站立為主。其實日本也是如此,比如東京到橫濱,東京到橫須賀,等等。轉了一圈,沒看到高速鐵路,詢問后得知,它與普通鐵路線不在一起,高鐵站在市郊,大約10多公里以外的地方。這一點與大陸極為相似,高鐵雖然便捷,但車站位置普遍不理想,在這方面,我覺得日本處理得更妥當——新干線與普通火車、地鐵在一起,形成網絡,上下車也好,轉乘也罷,十分便利。據說北京前往東北的高速鐵路始發站,將設在通州,如果真是如此,想想都覺得很可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火車站門前就是汽車站,看樣子是兩個火車站之間的補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轉了一圈,回到旅館,早餐后再出門,今天計劃觀看3個地方:慈湖、大溪、桃園忠烈祠。首先去慈湖,駕車出市區沿4號公路往南,過大溪后改走7號公路,很快就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慈湖位于山間,有前、后兩個湖,但游人通常只能走到前慈湖,如果得到允許,沿著一條很幽美的小路,可以步行到后慈湖,據說那一帶更為幽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慈湖之名出自蔣介石。他在20世紀50年代末期,因當地望族的捐獻得到這塊地后,隨即在此修建了居所。據說,老蔣看到此處景色與家鄉溪口很像,遂將其命名為慈湖,意在紀念母親——蔣介石對自己的母親有著深厚的感情,在溪口的蔣母墓,至今仍保留著蔣介石的居所——時來到親人墓旁,住上幾日,這情景在別的大人物身上,恐怕真不多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將車停進停車場,往里走,沒幾步就看到前慈湖。風貌與浙江奉化溪口相比,確有些相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溪口是蔣介石的出生地,慈湖是蔣介石的安息地,兩者之間的直線距離,只有536公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慈湖附近的草坪上,安放著許多蔣介石的塑像。這尊像或許表現的是北伐戰爭中身為總司令的蔣介石。眾所周之,1916年袁世凱去世后,孫中山在廣州另立政府,與定都北京的民國政府對抗(很多人將其稱為北洋政府,實際上北洋政府的國號是中華民國),也就是說,當時的中國出現了南北兩個政權。南方政權在1926年發動北伐戰爭,并于1928年獲勝,北京的中華民國政府從此被取代。北伐戰爭可謂蔣介石人生中的2次高潮之一(另一是抗戰獲勝),他也正是在這一年,第一次成為中華民國的政府主席,但由于派系斗爭,任職3年便下野,再次就任主席是10多年以后的1943年,至于成為中華民國總統,則是1948年的事情。至于蔣介石擔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的那些年,民國政府主席是林森,臺灣很多地方都有林森路,源于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對于民國總統,蔣介石最著名的任職是黃埔軍校校長,無論是國民黨方面的宋希濂、杜聿明、胡宗南,還是共產黨方面的林彪、徐向前、劉志丹,都是黃埔的學生。這家始創于廣州黃埔的陸軍軍官學校,至今仍在,在臺灣高雄的鳳山維武路上,學校對面的居民區叫黃埔新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蔣介石輸給共產黨,敗退臺灣后,前期曾積極籌備反攻大陸。這所小院就是在戰備中誕生的。1975年,蔣介石病逝,棺槨存放在此至今,故稱慈湖陵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是“陵寢”,衛兵必不可少。每逢正點,都要舉行換崗儀式——這種儀式在很多地方都有,比如莫斯科的紅場,倫敦的白金漢宮,哥本哈根的阿美琳堡,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臺灣的國父紀念館、中正紀念堂、臺北忠烈祠等數個地方,都有換崗儀式。在網上傳播最多的是中正紀念堂,也許是因為那里旅游團最多的緣故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比西方的換崗儀式,臺灣軍服本身感覺比較普通,亮點在于高腰靴子與明亮的頭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說,臺灣實行征兵制,而不是募兵制。所謂征兵,即強制性的意思,所有男子20歲時必須當兵1或2年,哪怕你是當紅的明星,也必須暫停演藝,穿上軍裝入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比之下,大陸雖然名義上也叫征兵,但實際的做法,很像募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換崗儀式之后,走進院落,里面的面積并不大,回廊式建筑。正房是蔣介石昔日的客廳,兩旁是書房與臥室。如今臥室等陳設依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昔日的客廳里,擺放著蔣介石的棺槨。看上去似乎是黑色花崗巖制品。棺前有十字架(蔣介石是基督徒),棺后壁爐上有燭與花,上方掛著蔣介石遺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棺槨應該埋入地下,所謂入土為安。蔣介石棺槨卻擺在地表,這種做法叫“浮厝”(音:錯),意思是臨時擺放,日后可以很便捷地移動。這是因為,蔣介石在大陸時,已經為自己找好了墓地——南京中山陵的右側,并于1947年在那里修建了一座正氣亭。亭子至今仍在,只是不知蔣介石何時能如愿以償。事實上,蔣介石的兒子蔣經國的棺槨,也采用了“浮厝”法,因為,他希望在百年后回到溪口,葬于母親毛福梅墓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院落旁邊有條幽靜的小路,往里走便是后慈湖。如打算前往需要得到允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罷慈湖,駕車離開,此處停車費的收取與北京一樣,駕車來到出口交費,50元臺幣,約合人民幣10元。后來發現,這種收費模式在臺灣并不多見,更多的地方是打算離開時,在停車場某處的機器上交費,然后再上車走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慈湖往北約5公里處,是大溪鎮。當我剛駛入7號公路,準備前往大溪時,路邊出現一個牌子,牌中包含著蔣經國三字。由于車速快,沒能仔細看牌子的內容,事后查看資料才知道,那里是大溪陵寢,是蔣經國棺槨的“浮厝”處。臺灣走向民主、開放黨禁、發展經濟,均始于蔣經國時代,這位蔣介石的獨生子,對臺灣發展功不可沒(蔣緯國是養子)。按理說,如此重要人物的安息之地應該去拜謁一下,粗心錯過,實在遺憾,只能留作有機會再游臺灣時再說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溪的街道非常古樸,后來發現,整個臺灣類似古鎮實在太多了,且建筑、街道基本保持著舊貌,沒有因為發展經濟而拆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街道十分狹窄,兩旁是數不勝數的攤檔,由于具備資深的北京胡同駕駛經歷,這點兒狹窄根本算不上困難,根據標識轉來轉去,不久便找到一個停車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臺灣各個城鎮,街道名稱幾乎都是一樣的,最常見的路名是:中山路、中正路、民權路、民生路、仁愛路、忠孝路。大溪鎮里的老街,有中山路與和平路,兩旁建筑以騎樓為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臺灣實行房屋與房屋所處的土地私有化,很多城鎮里的鋪面房,都是樓下開店,樓上居住的模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溪在歷史上以水運碼頭著稱,故昔日的商業十分繁華,有點兒像明清時代的北京通州。在老街上,幾十年、上百年的店鋪并不罕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些建筑大都有些西化,浮雕非常精美,門額上寫著寶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雖然水運業務早已停止,但鎮內歷經百年的鋪面房們,保存基本完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溪鎮的名產,主要是豆干、地瓜餅、花生糖,以及木器。和平路上的這家蔡記麥芽花生糖店,便是眾多老字號之一。臺灣有些店鋪寫著“古早味”,詢問得知,這是個閩南話,意思是用傳統工藝制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另一家老店里,無意中看到友人來大陸時送給我的香菇條,喝小酒時用來下酒,實在是超級美味,越嚼越香,回味無窮,吃完后走遍北京也沒能找到,這次終于有機會了買一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連逛帶買外加吃,在大溪鎮上消遣了好一陣,才駕車離去,返回桃園。在大溪的感覺很不錯。類似古鎮大陸并不少,尤其是南方,數不勝數,唯一稍感遺憾的,是有些古鎮占地為王、進門買票。比如周莊。我第一次去時就是個普通水鄉小鎮,隔幾年再去,村口建起了售票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桃園后,直接前往市區東北方向的成功路,那里有桃園縣忠烈祠。忠烈祠是中華民國紀念為國捐軀者的建筑,比如,滇西抗戰結束后,在云南騰沖修建了國殤墓園,里面就有個忠烈祠。民國政府到臺灣后,在很多地方修建了忠烈祠,其中有很多,是拆除了日本占領臺灣時修建的神社,取而代之。可是,桃園的這座神社,沒有被拆,直接改名忠烈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臺北忠烈祠人流不斷不同,桃園忠烈祠人煙稀少,我在這兒呆了將近1小時,沒見一個旁人,仿佛是無人區。事實上,桃園忠烈祠的建筑很值得一看,因為它是整個臺灣唯一保留著神社建筑的地方,據說,也是日本以外唯一保留至今的神社建筑。神社是日本人的精神依托,當年日軍占領北京期間,就曾在建國門內大街路北,也就是今天社會科學院那片地方,蓋了一座神社。甲午戰敗后,臺灣割讓給日本,日本人統治臺灣50年,蓋了很多神社,除了這座,其它的都在臺灣光復后拆除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神社入口處有個叫鳥居的建筑,神似中國的牌坊。它的意思是神界與俗界的分界線。鳥居上的橫梁應該有2根,但這里只剩下1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往里走,是手水舍。日本人參拜神社時,都要在此清洗雙手,并漱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繼續往前,是中門,門上匾寫著“國魂”,門兩旁是一對兒石獅,聽說它們并非神社原物,是后來的復制品。遺憾的是,忠烈祠正在施工,不能再往里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門前還看到一匹很漂亮的銅質馬,不知有何來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水舍斜對面,是昔日神社的事務所,現在是服務中心,進去看了看,里面供奉著很多牌位,不知是否由于內部施工,臨時將牌位供奉于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上,回旅館途中,看到一家規模很大的水果店,進去買了一些芒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一個北方人,對南方水果充滿了好奇。每年都有東莞友人送來荔枝,感覺非常好吃,這次又吃到了芒果,感覺比荔枝更好吃,或者說完全是兩種不同風格,兩者我都喜歡。一個大個兒的芒果,折合人民幣不到10塊錢,香甜至極。開了這個頭兒,以后幾天,每逢黃昏,便尋找水果店,買個芒果回房間吃。直到今天,坐在桌前寫下這段文字時,仍有嘴饞之感,無奈已經買不到那么好吃且便宜的芒果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我買芒果時,店主還向我推薦了釋迦,買了一個,但自我感覺不如芒果好吃。事后與友人說起,友人說釋迦也是非常棒的水果,只能解釋為各人口味不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旅館,發現樓層有個自助洗衣房,把2天的衣服并作一起,清洗一遍,再用烘干機烘干,實在很方便。這一天,走路并不多,但汗流浹背,明天要去臺北,可能會更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« 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文瀏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車相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苏11选5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