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車訊網 > 試駕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大阪到廣島 日本單人自助旅游記錄之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01月05日 00:00 來源:車訊網 作者:夏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車訊網 報道】從大阪到廣島,這段行程走得有些壓抑。在甲午戰爭中,1004位中國軍人被俘并送到日本,戰后,976人回國,26人死在了日本。在大阪和廣島,我看到了其中10人的墓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大阪到廣島 日本單人自助旅游記錄之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10天:從大阪到廣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大阪住的是一家廉價旅館,折合人民幣70塊錢,日式房間,需要從壁櫥里拿出被褥,鋪在地板上睡覺的那種。樓層里有公用衛生間和浴室。雖然廉價,但設備并不差,尤為重要的是,衛生狀況極佳。這一點太值得咱們學習了。國內別說廉價旅館,就是3星級旅館的衛生狀況,也有非常糟糕的。在咱們的概念中,高檔旅館往往只是設備很高檔,并不包括服務。所以,在保養不佳的狀態下,用不了幾年,昂貴的裝修、設備,就會變得陳舊不堪。在三亞海濱一家房費過千的旅館里,我甚至也見過衛生較差的痕跡。在國內,5星級的硬件、3星級的服務、2星級的環境,比較常見,但人們并不在意這些,依舊把硬件作為首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是廉價旅館,但公用衛生間很清潔,配置也很齊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昨天很晚才入住,今晨一大早又出門了。這就是住廉價旅館的最佳理由。觀光旅游與休閑旅游的區別也正是于此。前者的多數時間用于游蕩,每日晚歸早出,晚上能有個干凈、舒適、有很好浴室的旅館即可;后游多數時候會呆在旅館中,此時別怕多花錢,住在4或5星級的旅館里,能獲得很多享受。就拿三亞來說,雖然家庭旅館、公寓的價格相對便宜,但終歸不如那些擁有沙灘號稱度假酒店的5星級旅館,它們之間的氛圍差異,簡直是天壤之別,住一次就能上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廉價旅館一般沒有早餐,我把鑰匙放回前臺,直奔車站,車站就在旅館的斜對面,幾分鐘就走到了。這些天來,愈發感覺日本的軌道交通實在太方便,似乎走到哪都能很快找到車站。難怪很早就聽說日本人買汽車雖然只是3個月收入,比咱們便宜很多,但多數人平時出門很少開車,就是因為軌道交通交通比自己駕車更方便。中國一些城市由于規劃存在先天不足,導致這幾年交通惡化,政府便想出各種約束的法子,什么單雙號了、每周限行1天了,等等。其實,您先把全國宏觀布局以及城市規劃做的合理些,再把軌道交通網絡化,人口密度與開車的人自然就少了。這種事情,不僅在日本,在香港、新加坡同樣能看到,不知咱的政府為何不肯這么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高峰時的大阪地鐵,列車進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個車門前大約有10多人,很快都上車了,列車即將關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車站下面有個麥當勞,這是在日本第一次走進麥當勞,進去要了份早餐,折合人民幣12元。然后上車,前往市區東部一個叫玉造的地方。之所以要到這里來,是因為,距離JR玉造車站500米的地方,有個真田山陸軍墓地,據媒體報道,2003年,我國留學生楊海嘉在這里發現了中國軍人的墓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麥當勞的早餐,折合人民幣12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安葬著6位中國軍人的大阪陸軍墓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JR玉造車站門前的路叫長堀通,沿著它往西走100米,見到了地鐵玉造站的4號出口,繼續走300米,在一個巷子口左轉進入,走上100米,對面出現一個上坡,坡上就是陸軍墓地。這個墓是1869-1871年始建的,一共有5000多個穴,其中,軍官155個,士官401個,士兵3172個,軍夫934個,此外,還有數百個無法辨認字跡的破損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一些軍官,這個墓地絕大多數的墓碑,都是不到1米高的石碑,四方柱碑身,尖頂造型,碑上3面刻字,正面是姓名,側面是出生地、死亡時間與地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JR玉造車站門前的路叫長堀通,往西走100米,是地鐵玉造站的4號出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沿著它再往西走300米,這座棕色大樓的對面有個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進入巷子往里走150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到了真田山陸軍墓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進門后左手邊的A區,是軍夫的墓地,圖中所標13,是6位中國軍人的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陸軍墓地安葬情況一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區與B區的全貌,左上角的綠樹附近,是中國軍人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個墓都是個四方石柱,尖頂,有底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進入墓地,左手邊第一個區域,是軍夫的墓地。軍夫是日本部隊中的后勤人員,他們不是正式士兵,也沒有經過軍事培訓,他們是軍隊要上戰場前臨時招募的苦力,收入比士兵高,隨軍出國作戰的軍夫,每天薪水50-70錢,而同期日本國內紡織女工,每日薪水只有8.4錢,即使是收入較高的建筑工,每日也不過27錢。在日軍一個師團中,軍夫占編制總數的26.7%,但他們的傷亡非常大,且通常不會出現在日后的陣亡統計數字中。據說日本的軍夫來源復雜,良莠不齊,既沒有軍人的素質,也沒有軍人的紀律,時常出現打架斗毆、偷搶財務、騷擾女性、戰場潰逃等現象。然而,就在這一片軍夫墓地中,有6個中國軍人的墓。這6位中國軍人是在甲午戰爭中被俘的,他們沒能回到中國,死在了大阪,被安葬在這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阪真田山陸軍墓地6位中國軍人墓碑文字記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姓名 碑文內容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漢中 明治27年11月9日 大阪陸軍臨時病院死亡 行年23歲 清軍馬兵五品頂戴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起得 明治28年1月30日 大阪陸軍預備隊病院死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呂文鳳 明治28年6月11日 大阪陸軍預備隊病院死亡 朝鮮皇城內清國電信局巡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金福 明治28年7月16日 大阪陸軍預備隊病院死亡 河盛軍步兵卒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方診 大正4年5月 帝國在鄉軍人會西區聯合分會再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永寬 大正4年5月 帝國在鄉軍人會西區聯合分會再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制表:車訊網http://www.zahr.tw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甲午戰爭發生在1894年,日本是明治27年,6位中國軍人中第一個死去的叫劉漢中,死于這一年的11月9日,23歲,是個軍官,五品頂戴,他是6人中唯一記錄著年齡的。6人中最后一個去世的,是李金福,死于1895年7月16日,此時距兩國交換戰俘,還有1個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甲午戰爭中被俘的中國軍人,有276位送到大阪,9位死在這里,6人墓碑保存至今,靠近松樹與小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中,楊永寬的墓碑是1915年重建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之同時重建的,還有西方診的墓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余4人的墓碑是原物。他們的名字與所屬國之間,原有“降卒”二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戰后,身為戰敗國的日本將其鑿掉,并涂上了水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甲午戰爭是以中日簽訂《馬關條約》為告終的,根據條約第9條,兩國開始交換戰俘,第1次是1895年的8月17日,日本在天津的新城,向中國交還了976位戰俘(按日本檔案記錄,減去死亡與逃亡之后,應為977人,不知何故少了1人),第二次是同年9月1日,在遼寧盛京甘泉鋪,向中國交還了關在海城戰俘營的598位戰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日本檔案記載,大阪戰俘營有276位中國戰俘,9人死亡,1人逃亡(結局不詳),歸還中國266人。但此處只有6人的墓碑,還差3個,估計是損毀了。事實上,在這6個墓碑中,有2個——西方診與楊永寬的墓碑,是大正4年(1915年)被在鄉軍人會(據說是個退伍老兵組織)重建的,有可能是這倆人的墓碑也損毀過,后來被重建。當然,這只是我的個人猜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到,在旁邊還有幾位德國戰俘的墓碑。中國軍人與德國軍人的墓碑,在國名與個人姓名之間,都被挖掉了一塊。聽說,這塊地方原來刻著“降卒”二字,二戰后日本擔心這種侮辱性的字樣會給自己帶來麻煩,便將其鑿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軍人墓碑附近,還有被俘的德國軍人墓碑,同樣原有“降卒”二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軍交戰,難免會有戰俘。我國更愿意把戰俘稱之為俘虜,一字之差,含義大變——戰俘,戰爭中被俘獲者。沒打過人家,從而被俘,或者是無力繼續戰斗而主動投降,其實這是很正常的現象。但在東方文化里,卻被視為恥辱。所以,咱們把戰俘稱為俘虜,“虜”字通常是貶義,有奴隸的含義。孫中山最早號召人們造反的口號是“驅除韃虜”,民國建立后才改成“五族共和”,因為再蔑視北方少數民族,要驅除人家的話,長城以北的國土恐怕就全沒了。虐待戰俘、甚至以變態的手法殺死戰俘,在歷史上屢見不鮮。日本軍隊占領旅順后,開始了一場大屠殺,隨軍的美國記者把目睹情景公之于眾,引來西方世界對日本的一片譴責。牛津大學一教授撰文:“披著文明外衣有著野獸筋骨的怪獸,旅順虐殺行徑暴露了日本人野蠻本性的真面目。如此自譽文明國的日本人,仍需要一個世紀以上的文明進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時的日本,剛剛借助明治維新從愚昧走向文明,出了這等丑聞,自然惶惶不安。試圖封鎖新聞未果后,趕緊辯白:其一是因為中國軍隊虐殺日本戰俘,激起前線將士憤慨,導致的沖動。其二是旅順陷落后,中國軍人以便裝藏于市井之中,日軍很難分辨導致誤殺。令人不解的是,在國際輿論聲討日本、同情中國之時,中國卻沒有作出任何反應。大家平時頂禮膜拜的皇帝與太后,此時都沒有為本國臣民聲張屈辱。有人分析,也許是因為當時的統治者,內心里認為戰勝者斬盡殺絕戰敗者是對的,因為他們自己在揚州、在嘉定也曾這么做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本雖然在旅順劣跡斑斑,但不可否認的是,它在開戰前的1886年就已經加入了《日內瓦公約》,開戰后對定居日本的中國人,由天皇專門下達了保護令,除旅順之外的各個戰場,俘獲的1790名中國戰俘,基本上都給予了人道主義待遇。此舉使得隨軍的西方記者贊嘆紛紛,在報道中對日軍的文明表現大加贊嘆——包括那位第一個向世界揭露旅順大屠殺的美國記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阪陸軍墓地中6位中國軍人的墓碑被發現后,咱們的一些同胞頗為不解。事實上,還有一件事兒可能更加出乎人們的想象——在甲午戰爭中,看到中國軍隊沒有醫療救護體制,在華的傳教士、醫生和船運人員,在山東、遼寧和天津,成立了國際紅十字會醫院,無償對中國傷者展開救護。旅居上海的各國領事、銀行董事和傳教士,自發成立了募捐機構,籌集資金支持紅十字醫院的運轉。至于中國軍隊設立醫療救護系統,則是甲午戰爭結束后10年的事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位中國軍人的墓碑前,都擺放著一枚人民幣硬幣,有一個還多了個港元硬幣。此時天陰沉沉的,有些牛毛細雨落下,很冷,我在墓地呆了1個小時,沒見到第二個人出現,入口處有個管理員房屋,也鎖著門。此時的心情,與天氣很像。中國歷史上有大把的內戰,不提也罷,可在對外戰爭中陣亡的將士,不應受到這樣的冷落。這些年,中國經濟進步了,是好事,但觀念也應進步,事實上,觀念進步,遠遠比經濟進步更有用,更會受到世界的尊重與接受。無論是美國還是日本,二戰后都花了很大工夫,紀念死去的將士。前不久在緬甸曼德勒看到,整整一座實皆山,到處都有日本人修建的慰靈塔、紀念碑,甚至包括陣亡的軍馬。中國在緬甸同樣陣亡了數以萬計的軍人,直到今天,我沒看到一座紀念碑,前幾年在仁安羌建了一座,紀念的是“大捷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倍感欣慰的是,6位中國軍人墓碑前,都擺放著一枚硬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個日本軍夫的墓碑,破損嚴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來管理者正在進行維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大阪旅游的中國游客很多,我衷心盼望,大家在心齋橋購物、在道頓堀吃喝之余,花上個把小時的時間,坐地鐵到玉造下車,來這個陸軍墓地,在同胞墓碑前,表示一下敬意。整個2014年有241萬同胞到日本旅游,據說2015年可能超過500萬人,多數人到日本,大阪是必經之地,哪怕是十分之一的人能有這份心,就意味著每年至少有20萬人在中國軍人墓前祭拜。如果您是位旅行社的領隊,就請增加一下這個行程吧,大巴車能直接開到門口,更是花費不了多少時間,為紀念同胞加個節目,收些費用,客人們應該不會拒絕,而您更是做了善事一樁。我相信,如果這個愿望成真,日本人一定會感覺到震撼,他們一定會發現,今天的中國,與1894年或1937年的中國不一樣了。中國人能做成這件事,比高呼愛國口號、比在車尾上貼個釣魚島是中國的,更有效。如果您說我比你愛國,我抵制日貨,我根本就不去日本,關于這個話題,我將在最后一篇游記中談談我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滿地落葉,絲絲細雨,一片蕭瑟。把昨晚買的一瓶酒,倒在了6位同胞的墓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« 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文瀏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車相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苏11选5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