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車訊網 > 試駕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楚雄到下關 星爺與新海馬S7行走滇緬路之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09月11日 00:00 來源:車訊網 作者:夏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車訊網 報道】楚雄是個彝族自治州,下關屬于大理白族自治州。這兩個州府之間,相距216.5公里。沿滇緬公路行駛,這段路用了6小時15分鐘。途中,經過了云南最早叫云南的地方,經過了抗戰時期云南最重要機場之一。這一天,從早到晚雨紛紛,行車頗為不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雨徹夜未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停車方便,我住在了楚雄的新市區。昨天黃昏抵達楚雄時,因為下雨,沒能到老城逛逛。今天早上,外面依舊陰沉沉的,雨下了一個通宵,絲毫沒有停的意思。無奈,只好冒著雨去了老城。按照我的本意,我更希望能在10月份進行這次旅行,那時才是滇西天氣最好,同時也是景色最美的時候。別的不說,起碼拍出的照片看上去漂亮些。而此時,是滇西的雨季,這雨只要一下,有時就如同上帝洗手后忘了關水龍頭,一連數日不停,常有的事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最終還是定在了9月從事這次旅行,行車艱難對我來說倒是無所謂,一來海馬S7的通過能力沒問題,二來這么多年走爛路早就走慣了,如果一連幾天都是道路平坦,別人不說話,我家領導先納悶:這不是你的風格呀。2012年,為了紀念我的藏區之行10周年,打算再次前往藏區,但手上又沒有越野車時,打算開家里的一輛MPV去,我家領導認為不妥,因為那車的底盤離地間隙只有100毫米,比很多轎車都低,我說沒關系,沿著柏油路到拉薩沒問題。我家領導反譏:你是那種到拉薩就甘心的人嗎?問題的關鍵在于,滇西很多山體都很松軟,一旦連日降雨,公路很有可能出現問題,一旦被阻,就麻煩了。此外,天氣陰沉,拍出的照片灰蒙蒙的,無形之中給美麗的滇西抹了黑,不僅對不起滇西,更對不起我的讀者們。撰寫游記多年,深知照片的重要性,甭管實際景色如何,只要請來高明的攝影師,連拍帶加工,把照片弄成仙境一樣,肯定能吸引大批游客。在我出發之前,臺灣友人來電,說沒想到北京有如此美麗的秋景,認識我20多年,我居然沒把這么重要的資訊告訴人家,口口聲聲罵我是個大騙子。受到無端指控,很是納悶,于是請友人把照片發來,一看便笑了,就在釣魚臺墻外拍的,但經過了極為高明的后期制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這次旅行的照片,您就湊合著看吧。主要我不是高明的攝影師,外帶天氣不佳。除非上帝開恩,給個好天兒,早上有朝陽,黃昏有晚霞,中午是藍天外帶點綴幾片云的那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看楚雄老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教授在1941年來到楚雄時,看到的是一個不大的城,青磚壘砌的城墻,1公里見方,東西南北4條大街交匯處有個觀音閣,縣政府在西街,中學在南街,汽車站在北街。時隔74年,我在2015年來到楚雄,看到的,是2個楚雄。320國道的南側,是當年的楚雄城,北側,是新建的市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車流密集,警察眾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沿著鹿城南路進入老城,右手先是有個龍江公園,再往前,路上的車輛密集起來,隨后在中大街、環城東路都遇到了擁堵的車流,每個路口,都有4-6位警察忙碌著。從擁堵地點與擁堵時間看,似乎是正值學校放學,家長們接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沿鹿城南路進入老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段鹿城南路是歷史上的南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教授記錄的南街有學校,至今依舊,是楚雄第一中學。中學附近,還有楚雄市政府。而楚雄州政府,在新城區的永安路上,是座很宏偉的建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街上有楚雄第一中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市政府也在這條街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教授記錄的縣政府在西街,看來是搬家了,縣政府就應該是今天的市政府。不過,西街有條街叫府后街,估計指的是就是民國時代的縣政府。府后街的商業很繁華,有各種店鋪,有名為“楚雄新天地”的市場,有沃爾瑪超市,還有肯德基快餐店。從昨天早上離開昆明,就未曾喝過咖啡,很是難受,雖然平時根本不把肯德基放在眼里,但此時也只能將就一下,喝一杯不像咖啡的肯德基咖啡,順便休息一會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府后街街口有家沃爾瑪超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府后街上商業設施較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里的新天地與上海的新天地相差較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邊吃點心休息,一邊讀曾教授的《緬邊日記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教授的日記里,提到楚雄的城墻,圍著環城東路與環城西路轉了一圈,也沒能看到城墻。其實一點兒也不意外,1949年以后,以北京為榜樣,我國的大部分城墻都被拆除了。僥幸留下來的平遙、興城、荊州、西安,立刻被譽為中國四大古城墻,成為當地發展旅游的招牌。梁思成與林徽因利用各種機會為北京城墻辯護,但最終無力回天。偉大領袖甚至說:為了城墻哭鼻子,這是政治問題。萬人敬仰的周恩來耐心聽完了梁思成的陳述,委婉地說了句:只是近黃昏。隨后,宏偉的京師圍墻,還是被拆除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團結路在市區東部,距離環城公路很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環城東路上并無城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環城西路上也沒有城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東街上有座孔廟,但曾教授的日記里沒有提到。不過,因為自漢武帝開始把儒家思想尊為治國理論基礎,以至于孔廟在全國各地每個州府縣都有,而且全國的孔廟布局都一樣,只是大小有別而已,沒什么稀奇的。中國與旁國不同,我們始終沒有可以承載全民族精神世界的宗教,中國歷代統治者靠的是儒家思想。但是,自1919年以后,批孔風潮愈演愈烈,就拿北京孔廟來說,最后一次祭孔是在1948年。當我們視儒家思想為腐朽沒落,批倒批臭時,鄰國卻一直將其視為正統,比如韓國,比如日本,尤其是日本,明治維新時的代表人物澀澤榮一曾說,要做一手拿《論語》,一手拿算盤的企業家。換句話說,就是義、利共存。正是這種傳統與現代的有機結合,造就了獨特的日本企業文化。畢竟,任何一個民族都不能沒有精神的依靠,看孔子不順眼,拋棄他,沒問題,您倒是再樹立一個有效的精神支柱呀,既打到又不豎立,上下不靠,混亂也就在所難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孔廟是老街上為數不多的古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靠近汽車西站的附近,有些古老的房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楚雄市區的西北方向,也就是新市區里永安路的最西端,是個叫彝人古鎮的地方。建筑都是新的,看不出古的感覺,大多數是餐館,來這兒吃飯倒是不錯。我來的時候,也許是因為飯點已過,鎮上沒什么人,很是安靜。彝族是龐大的民族,900萬人口中,800萬在國內,100萬在東南亞各國。從云南的楚雄,到四川的西昌,都是彝族人的家園。紅軍長征經過四川,為了順利通過彝族人的地盤,劉伯承曾與當地彝人頭目小葉丹結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寧靜的彝人古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鎮內的建筑幾乎都是新的,以餐館為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楚雄,本想再拍幾段視頻,記錄一下楚雄的風貌,可雨點一陣大、一陣小,一會兒是垂直地從天而降,一會兒又忽左忽右地從兩側襲來。心疼我的攝像機,沒敢拍。雖然在有錢人眼中,它不算什么,可對于我來說,它是個物件,我不想用這種方式摧殘我的財產。于是,回到車上,離開了楚雄,繼續往西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« 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文瀏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車相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苏11选5开奖号码